欧洲发布首个5-16岁儿童哮喘诊断临床实践指南

2021-11-28 小文子 MedSci原创

工作组建议将肺活量测定、支气管舒张试验和FeNO作为儿童哮喘的一线诊断试验。

儿童哮喘的诊断在临床仍面临挑战,目前仍缺乏诊断金标准。因此,儿童哮喘诊断不足和过度诊断非常常见。欧洲呼吸学会工作组制定5-16岁儿童哮喘诊断的循证临床实践指南

工作组由多学科人员组成,包括儿科医生、初级保健医生、研究人员、患者和患者代表。工作组对所有PICO问题进行了系统文献检索,筛选相关问题的结果。纳入的研究必须包括问题的诊断测试以及其他客观测试。对于每个问题,结果是诊断的准确性、敏感性和特异性。工作组使用建议、评估、发展和评估分级(GRADE)方法评估证据质量。

工作组一致认为,喘息的敏感性和特异性不足以诊断哮喘,咳嗽和呼吸困难是非特异性症状,不应用于哮喘诊断;接受调查的5-16岁哮喘儿童,不应根据预防药物试验后症状改善来诊断哮喘;建议测定肺活量作为5-16岁疑似哮喘儿童诊断检查的一部分;建议对所有FEV1 < 正常下限(LLN)或 < 80%预测值,FEV1/FVC < LLN或 < 80%的儿童进行支气管舒张试验(BDR);建议将FeNO测量作为5-16岁疑似哮喘儿童诊断检查的一部分;不应将PEFR变异性测试作为诊断5-16岁儿童哮喘的主要目标测试;不建议使用皮肤点刺试验以及血清总IgE和特异性IgE检测作为哮喘诊断试验;建议对一线客观检查无法确诊的5-16岁哮喘儿童进行直接或间接支气管激发试验。

基于对证据的批判性评价,工作组建议将肺活量测定、支气管舒张试验和FeNO作为儿童哮喘的一线诊断试验。不要仅根据临床病史或在单一异常客观检查诊断儿童哮喘。最后,还提出今后儿童哮喘诊断的研究重点。

原文出处:

Gaillard EA, Kuehni CE, Turner S,et al. European Respiratory Society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the diagnosis of asthma in children aged 5–16 years.Eur Respir J2021; 58:2004173 [DOI: 10.1183/13993003.04173-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CRTH2拮抗剂对鼻病毒感染引起哮喘急性加重的影响

timapiprant是否能降低或预防实验性鼻病毒(RV)诱导的哮喘急性加重?

AJRCCM:哮喘表型与新冠肺炎的风险

严重哮喘与重症新冠肺炎结局相关。

中重度未控制哮喘急性加重史对dupilumab临床疗效的影响

急性加重史对dupilumab治疗哮喘的临床疗效是否有影响?

NEJM:白细胞介素-33单抗Itepekimab可降低重度哮喘患者哮喘病情失控风险

通过抑制白细胞介素-33,Itepekimab降低了中重度哮喘患者哮喘病情失控风险,改善患者肺功能及生活质量

横断面研究:重度哮喘和COPD护理者的需求和生活质量

重度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患者的生活质量(QoL)受损,导致护理需求增加。家庭照顾者在提供照顾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但这可能对自己的生活质量不利。

实用的肺功能注意事项,赶紧收藏吧!

肺功能检查是临床上评估胸、肺部疾病及呼吸生理的重要检查之一,对于早期检出肺和气道病变及其病变部位、外科术前评估和术后预后、评定药物或其他治疗方法的疗效等,肺功能是必备检查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