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ST CANCER RES TR:亚洲数据出炉!奈拉替尼对晚期乳腺癌疗效如何?

2021-09-30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NALA试验的亚洲亚组患者分析:比较奈拉替尼+卡培他滨(N+C)与拉帕替尼+卡培他滨(L+C)在先前接受两种或以上HER2靶向治疗的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

根据GLOBOCAN数据库显示,新确诊乳腺癌患者数量从2012年的170万飙升至2018年的210万以上。仅乳腺癌就占2018年所有癌症死亡人数的6.6%。值得注意的是,亚洲地区的乳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增长非常迅猛。2018年,亚洲乳腺癌确诊及死亡病例占全球报告病例的40%以上。而与西方患者相比,亚洲患者发病时往往更年轻,肿瘤更多表现为雌激素受体阴性(E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阳性(HER2+),组织学分级更高,这些特征也被认为是乳腺癌患者脑转移(BM)的重要危险因素。

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中BM的发生率在10-16%之间,HER2+患者中BM的发生率则可能翻倍至22-36%CNS累及严重影响mBC患者的生活质量和预后,将其总生存期(OS)限制在30个月。曲妥珠单抗可以延长mBC患者的生存期,但约三分之一的mBC患者难以避免中枢神经系统(CNS)疾病的发生。因此,对于HER2+ mBC,特别是脑转移患者,在曲妥珠单抗失败后的治疗策略是必要的。

奈拉替尼是一种不可逆的泛HE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在HER2+乳腺癌的不同阶段显示了全身疗效和颅内活性。NALA是一项III期随机试验,评估奈拉替尼+卡培他滨(N+C)与拉帕替尼+卡培他滨(L+C)在接受≥2个HER2指导方案的HER2+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本文旨在阐述NALA研究中亚洲亚组的分析结果。

在2013年5月-2017年7月期间,NALA研究共纳入了来自28个国家的621名患者。其中,202名患者(N+C, n=104;L+C, n = 98)来自亚洲国家及地区。在这个亚洲队列中,两个治疗组的基线特征相似(表1)。

在亚洲mBC患者中,N+C组的PFS中位数比L+C组长[7.0个月(95% CI 4.9-8.4) vs 5.4个月(95% CI 4.1-5.6);Log-rank P = 0.0011;图1a]。N+C和L+C的PFS Kaplan-Meier曲线在约24周或第3周期时表现出分离N+C组的中位OS也更长[23.8个月(95% CI 17.7-28.3) vs 18.7个月(95% CI 14.7-21.9), p=0.1851;图1 b]。

在202名亚洲患者中,N+C组16例(15.4%),L+C组27例(27.6%),共43名患者接受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干预。与L+C组相比,N+C组CNS疾病的总累积发病率较低[27.9% (95% CI 10.4-48.7) vs 33.8% (95% CI 21.5-46.5);Gray’s test for equal P = 0.039](图2),在前18个月,两组间有相当大的差异(表2)。

在基线时可测量疾病的患者(n = 165)中,n +C组的ORR为40.7% (95% CI 29.9-52.2), L+C组的ORR为32.1% (95% CI 22.4-43.2)(表2)。N+C和L+C组的CBR分别为51.9% (95% CI 40.5-63.1)和40.5% (95% CI 29.9-51.7)(表2)。与L+C相比,N+C组的中位DoR更长[11.1个月(95% CI 6.9-22.9) vs 4.2个月(95% CI 4.1-5.6);P<0.0001]。使用奈拉替尼显著增加了响应时间持续≥12个月的患者比例(45.6% vs . 4.3%)。

奈拉替尼和拉帕替尼的中位治疗时间分别为6.6和5.2个月。虽然奈拉替尼治疗的患者更常减量或保持药量,但接受奈拉替尼治疗的患者中持续≥12个月治疗的比例更高(26.0% vs . 8.2%)。3级TEAE在N+C组的发生率略高于L+C组(53.8% vs 48.0%)。严重不良事件(SAE)在N+C组合L+C组的发生率分别为31.7%和36.7%。

TEAE导致住院和停止治疗的发生率在两组患者中相似。n+C组和L+C组相关住院发生率分别为29.8% (n=31)和34.7% (n=34)。TEAE导致n+C组和L+C组分别有11.5% (n=12)和14.3% (n=14)患者中断治疗。因TEAE接受奈拉替尼和拉帕替尼减剂量治疗的患者分别为7例(6.7%)和5例(5.1%)。

在亚洲亚组中,TATE报告最多的是腹泻、掌跖红斑感觉不良综合征(PPE)和呕吐(表3)。与拉帕替尼相比,奈拉替尼治疗的患者发生3级腹泻的频率更高(25.0% vs 6.1%),且集中在第一个周期。N+C组和L+C组分别有4例(3.8%)和1例(1.0%)患者因腹泻需减药,在N+C组中有1例导致永久性治疗中断。心脏不良事件在两组中都很少见,每组均报告1例心包积液,N+C组1例心绞痛,L+C组出现1例急性心肌梗死

综上所述,该研究亚组分析结果表明,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接受两种或以上HER2靶向治疗方案失败后的亚洲患者与整个研究人群的疗效特征一致,奈拉替尼+卡培他滨可使她们显著获益,且未见新的安全问题。而对于仅接受曲妥珠单抗治疗的HER2+ mBC患者,奈拉替尼或能提供额外获益。

原文来源:

Ming Shen Dai,et al. Analysis of the pan‑Asian subgroup of patients in the NALA Trial:a randomized phase III NALA Trial comparing neratinib+capecitabine(N+C) vs lapatinib+capecitabine (L+C) in patients with HER2+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mBC) previously treated with two or more HER2‑directed regimens.

Bre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https://doi.org/10.1007/s10549-021-06313-5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9-30 123abd9dm21(暂无昵称)

    学习

    0

相关资讯

BMC Cancer:制定复查计划时要留心!乳腺癌患者应着重预防哪些心血管疾病?

这项来自丹麦的全国性队列研究指出,在BC患者确诊6年内所有 CVD 发生率都显著增高,在10年随访期内心力衰竭、血栓炎/血栓形成和肺心脏病风险仍较普通人群高。

TECHNOL CANCER RES T:这个MRI指标,竟可“剧透”乳腺癌新辅助化疗效果!

ADC差值在乳腺癌新辅助化疗前评估治疗效果中的作用!

OXID MED CELL LONGEV:不止提神又美味,这种打工人“完美饮料”还能抗癌!

综述:咖啡作为抗癌饮料的十年研究。含or不含咖啡因更好?喝多少杯合适?该注意什么?齐活!

J Clin Oncol:选择乳腺癌内分泌治疗药物,要注意什么?

NSABP对B-35研究数据进行二次分析,采用新的毒性指数,同时考虑临床医师报告不良事件数据和患者报告结局问卷数据,以探讨内分泌治疗过早停药的潜在原因。

Oncogene:只会助眠褪黑素?它能增强奈拉替尼对乳腺癌的治疗效果!

褪黑素通过促进HER2的内吞作用和溶酶体降解,增强Neratinib在HER2+乳腺癌中的细胞毒性作用

中国已成癌症大国!肺癌死亡率飙升4倍,男性高于女性​

此次2020年的《全球癌症统计报告》 共涵盖全球185个国家、36种癌症。其主要内容包括6大部分:全球癌症分布、主要致癌因素、癌症的病理过程、社会因素对于癌症预防的影响、常见癌症的预防策略及其理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