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ax:自动氧流量与恒定氧流量对COPD患者步行耐力的影响

2021-10-27 小文子 MedSci原创

使用ATOS可显著改善伴有低氧血症的重度COPD患者的步行耐受时间。

通过恒定氧流量系统(CFOS)补充氧气可导致COPD患者运动期间氧饱和度不足(SpO2<90%)。自动氧流量系统(ATOS),可调节氧流量以维持预设的SpO2,优化COPD患者氧疗效果。研究证明,ATOS比CFOS更能维持患者氧合。但运动期间ATOS是否优于CFOS尚不明确。发表在Thorax杂志的一篇文章探索了ATOS与CFOS对伴有低氧血症的COPD患者步行耐力的影响。

研究采用前瞻性、双盲、随机对照交叉试验。50名参与者以随机顺序连续(24小时洗脱期)以85%的最大速度进行两次步行往返试验(ESWT):(1)恒定氧流量(ESWTCFOS)和(2)SpO2目标设置为92%的自动氧流量(ESWTATOS)。主要观察指标为ESWT测量的运动耐力变化。次要测量指标为运动结束至SpO2 < 90%的时间,休息、最短ESWT的25%、50%、75%和100%等位时间的SpO2、经皮PCO2(TcPCO2)、呼吸频率(RR)、心率(HR)的差异。

结果显示,受试者中位年龄66(59, 70)岁,中位FEV1 %预测值28.8(24.8, 35.1),中位PO2 54.7(51.0, 57.7)mm Hg,中位PCO2 44.2(38.2, 47.8)mm Hg。 ESWTATOS组的步行时间显著长于与ESWTCFOS组(中位数效应(95%CI)+144.5(54~241.5)秒,p<0.001)。68%(n=34)的参与者在ESWTATOS中步行时间更长,20%(n=10)在ESWTCFOS中步行时间更长,12%(n=6)步行时间无差异。

等位时间,ATOS患者的SpO2显著升高(+3(95%CI,1~4)%,p<0.001),TcPCO2、RR和HR无差异。运动结束时,PO2(+8.85(95%CI, 6.35~11.9)mm Hg)和呼吸困难(−0.5(95%CI, −1.0~−0.5)分)存在差异,ATOS(p<0.001)占优势,而PCO2无差异。

结果表明,伴有低氧血症的重度COPD患者中,使用ATOS可显著改善步行耐受时间、SpO2、PO2和呼吸困难症状。表明自动系统可能是一种改善个体化治疗的有效方法,未来的工作应投入制作更便携式的设备以更快调节患者不断变化的氧气水平。

原文出处:

Schneeberger TJarosch ILeitl D, et al Automatic oxygen titration versus constant oxygen flow rates during walking in COPD: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double-blind, crossover trial .
 

作者:小文子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堃博医疗将于香港上市,筹资约23亿港元

中国医疗设备制造商堃博医疗控股有限公司(Broncus Holding Corp.)正计划在香港上市,成为最新一家通过香港活跃的股票市场进行融资的公司。

COPD患者吸入糖皮质激素与铜绿假单胞菌感染:剂量依赖性关系

COPD患者ICS使用剂量与下呼吸道培养获得性铜绿假单胞菌阳性风险显著增加相关

CHEST: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的肺动脉高压--COMPERA研究结果公布

肺动脉高压 (PH) 是晚期 COPD 的常见表现; 它在特定人群(肺移植或减容手术的候选者)中的患病率约为 50%。

ERJ:评估肺部疾病的肺动脉高压严重程度是改善结果的关键

管理与慢性肺病和/或缺氧 (PH-CLD) 相关的肺动脉高压 (PH) 患者仍然是肺血管医学中最具挑战性的领域之一。 它在 COPD 和间质性肺病 (ILD) 中的存在对症状和生存率产生负面影响,预示

Eur Respir J:哮喘与COPD的异质性

哮喘和/或COPD患者中,医生的诊断和严重程度存在组内异质性,以及组间重叠。目前临床实践中的诊断和严重程度分类很难区分可能存在特定风险和治疗意义的临床表型。

ERJ:诱导型一氧化氮合酶的骨髓细胞特异性缺失可保护小鼠免受烟雾诱导的肺动脉高压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COPD) 是全球五种主要死亡原因之一。 COPD的病理变化是由吸入有害物质如香烟烟雾引起的,包括慢性气道炎症和进行性肺泡破坏,导致慢性支气管炎和肺气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