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 Hear:助听器是否能够改善大脑结构?

2021-11-15 AlexYang MedSci原创

调查了助听器是否存在上述假设的调节作用。

既往研究表明,在老年人中,较差的听觉阈值和较小的脑组织体积之间存在关联。关于上述关联有几种可能的因果机制,其中一个是感觉剥夺假说。如果听力剥夺会导致脑容量减少,那么可以假设助听器会通过恢复听力来减缓脑容量减少

近期,来自荷兰的研究人员在《Ear Hear》杂志上发表文章,调查了助听器是否存在上述假设的调节作用

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横断面研究,且基于老年人群。助听器的使用情况通过访谈来评估,听力损失通过纯音测听来量化。使用磁共振成像测量了大脑总体积、灰质和白质体积以及白质完整性情况[各向异性(FA)和平均扩散率]。研究只包括了在1、2和4kHz时纯音平均值(PTA1,2,4)≥35dB HL的参与者。使用线性回归分析了听力损失与脑容量和白质完整性的关系,助听器的使用与PTA1,2,4之间的交互作用列为自变量,并对模型进行了年龄、性别、测听和磁共振成像之间的时间、教育水平和心血管风险因素调整。

结果发现,在459名纳入的参与者中,平均年龄(范围)为70.4(52至92)岁,41%为女性。助听器使用者(n=172)的年龄和性别分布与没有使用助听器的参与者没有明显区别。PTA1,2,4与较低的FA有关,但与大脑总体积、灰质体积、白质体积或平均扩散性的差异无关。助听器的使用和PTA1,2,4之间的相互作用与FA或任何其他的测量结果没有关系。附加分析显示,助听器使用和年龄之间的交互作用与较低的FA有关。

听力阈值与大脑结构测量结果之间的关系

综上所述,对老年人群中听力损失和大脑结构之间的关系,该研究没有发现证据表明助听器对其存在调节作用。然而,在年龄和白质完整性之间的关系中,助听器的使用确实存在调节作用。另外,未来的纵向研究还需要进一步验证这些结果。

 

原始出处:

Tom G de Boer , Stephanie C Rigters, Pauline H Croll et al. The Effect of Hearing Aid Use on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Hearing Loss and Brain Structure in Older Adults. Ear Hear. Oct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Ear Hear:老年人中,听力损失与手术并发症有关系么?

评估了接受手术的老年听力损失患者中,他们出现手术后并发症、住院时间的增加(LOS)以及再住院风险是否更大。

Masimo Root®搭配多模式脑监护算法或可改善老年患者的术后神经认知

研究人员的结论是,与常规麻醉管理相比,基于多模式算法的麻醉管理“或可改善接受脊柱手术的老年患者的术后认知功能和脑功能连接”。

危!中国西部老年人维D缺乏情况严峻,这个指标高时更要留心!

中国西部老年人维生素D缺乏(31.8%)和不足(63.0%)患病率很高,并高于其他国家。与其他肥胖标志物相比,WHR 与两性维生素 D 水平低的关系更为密切。

Am J Clin Nutr:长期食用大豆坚果可改善老年人的脑血流量和精神运动速度

长期食用大豆坚果可能会通过增加脑血流量改善老年人的脑血管功能

Clin Gastroenterology H: 炎症性肠病住院患者的体质虚弱与死亡率和再入院率独立相关

老年人 IBD 的发病率和患病率正在上升,60 岁以上的个体中IBD新发病率高达 18.9/100,000。预计在未来十年内,超过1/3 的 IBD 患者是老年人。

JNER:经颅直流电刺激与运动认知任务相结合:对老年人双任务步行的影响

在日常生活的许多活动中,步行并不是单独进行的。相反,它通常是在“双重任务”条件下完成的,例如,一边说话一边走路。与单独行走相比,这些具有挑战性的条件需要额外的注意力和认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