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Engl J Med:重度哮喘的生物治疗

2022-01-25 小文子 MedSci原创

生物制剂是未控制的重度嗜酸性粒细胞性哮喘的有效辅助治疗,能够显著降低2型高表型哮喘患者的急性加重率,并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哮喘控制。

严重哮喘是一种异质性综合征,包括几种临床表型,2型高表型哮喘(Type 2-high)以嗜酸性气道炎症为特征,与血嗜酸性粒细胞计数或呼出气一氧化氮分数(Feno)升高相关,2型低表型哮喘(Type 2-low)包括中性粒细胞性哮喘和粒细胞缺乏性哮喘。大约50%的轻中度哮喘和更高比例的重度哮喘是2型哮喘。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杂志的一项研究概述了2型炎症型哮喘的生物治疗。

一、IgE单克隆抗体

IgE单克隆抗体omalizumab(奥马珠单抗)是FDA批准的首个用于治疗哮喘的生物制剂。通过靶向IgE的Fc片段,降低血清游离IgE水平,抑制IgE与肥大细胞和嗜碱性粒细胞上高亲和力受体的结合。Omalizumab被批准用于中重度过敏性哮喘、皮肤点刺试验阳性或对过敏原产生特异性IgE且症状无法通过吸入糖皮质激素控制的6岁或以上人群的皮下给药。

二、IL-5和IL-5受体

Mepolizumab(美泊利单抗)和reslizumab(瑞利珠单抗)是靶向配体IL-5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benralizumab(贝那珠单抗)通过与IL-5受体结合来消耗嗜酸性粒细胞,是FDA批准的用于治疗重度嗜酸性粒细胞性哮喘的生物制剂。

三、IL-4受体

Dupilumab(度匹鲁单抗)是一种全人源单克隆抗体,通过与IL-4受体结合来抑制IL-4和IL-13的信号传导。Dupilumab被FDA批准用于治疗特应性皮炎和慢性鼻窦炎伴鼻息肉,两者均由2型炎症驱动。

四、上皮细胞因子抗体

有研究认为靶向上皮细胞因子的生物制剂可能改善更多患者的哮喘结局。

五、口服糖皮质激素的生物疗法

全身性糖皮质激素通常用于治疗重度哮喘,作为短期疗程或长期每日口服方案,但与急性和慢性不良反应相关。

生物制剂是未控制的重度嗜酸性粒细胞性哮喘的有效辅助治疗,能够显著降低2型高表型哮喘患者的急性加重率,并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哮喘控制。

原文出处:

Guy G. Brusselle, Gerard H. Koppelman, Biologic Therapies for Severe Asthma, N Engl J Med 2022;386:157-71.DOI: 10.1056/NEJMra2032506

作者:小文子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2-01-26 ms6000001119630465

    求翻译

    0

相关资讯

Radiology:CT和氦3 MRI发现黏液栓塞可能是哮喘通气缺陷的重要原因

气道黏液堵塞与高极化氦3 MRI示同一支气管肺段通气减少有关,提示黏液栓塞可能是哮喘通气缺陷的重要原因。

JACI:寄生虫感染可能会增加儿童气道高反应性的发生风险

儿童感染蛔虫可能增加支气管高反应性的发生风险,成人寄生虫感染可能增加过敏症的风险。

持续mepolizumab治疗能够让重度嗜酸性粒细胞性哮喘患者长期获益

持续mepolizumab治疗能够让重度嗜酸性粒细胞性哮喘患者获益,并支持血嗜酸性粒细胞作为mepolizumab治疗的生物标志物。

JAMA Pediatrics:针对社会风险的干预措施与哮喘儿童住院率降低有关

基于这项研究,解决社会风险可能是改善儿童哮喘患者健康结局的重要措施。同时倡导在社区层面实施解决SDOH领域的政策。

Lancet Respir Med:近期哮喘发作患者感染COVID-19后发生不良结局的风险加大

近期哮喘发作患者应该是COVID-19增强疫苗的优先群体。

Clin Transl Allergy:哮喘、特应性皮炎和变应性鼻炎与围产期精神障碍的关系

围产期是女性一个明显而重要的时期,受荷尔蒙和免疫分子变化的推动,导致精神障碍的易感性增加。受孕前有哮喘、特应性皮炎和过敏性鼻炎的病史与围产期精神障碍的风险增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