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l Psychiatry:为什么适度饮酒对某些人来说如此困难?

2021-07-29 Viho MedSci原创

酒精使用障碍(AUD)的一个临床特征是持续饮酒,强迫性饮酒可能是由于特定大脑通路的功能障碍,通常有助于控制饮酒。

酒精使用障碍(AUD)的一个临床特征是持续饮酒,在美国,1400万成年人与(AUD)作斗争-称为酒精中毒。这种紊乱使个人无法停止饮酒,即使他们知道健康、工作和人际关系的潜在风险。

发表在Biological Psychiatr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进一步了解了强迫性饮酒的大脑机制。强迫性饮酒可能是由于特定大脑通路的功能障碍,通常有助于控制饮酒。

行为的许多复杂部分--情感、奖励、动机、焦虑--都是由大脑皮层调控的,大脑皮层是大脑的外层,负责决策等复杂过程。与可卡因等药物不同,酒精对大脑有广泛的影响,这使得缩小治疗目标的难度要大得多。

为了研究大脑是如何调节饮酒的,科学家们在实验室里训练老鼠按下杠杆来获得酒精奖励。一旦训练完毕,老鼠们就会遇到一种新的、相互矛盾的局面:按同样的杠杆喝酒,脚上会受到轻微的电击,而放弃酒精的话,就可以避免这种风险,。经过一小段时间后,大多数老鼠很快就为了避免休克,选择戒酒。

小鼠抑制乙醇(Etoh)自我管理

研究人员还使用了手术植入的电极来测量大脑皮层区域的活动。在前额叶内侧皮层发现了一组神经元,它们在老鼠接近杠杆的时候变得活跃起来,但却中止了杠杆的按压。这些神经元只有在老鼠没有按压杠杆时才会做出反应,显然他们认为休克的风险太大了,当老鼠选择饮酒时,就没有反应了。这意味着,发现的神经元可能有责任在饮酒时踩刹车。

为了研究内侧前额叶皮层(Mpfc)的作用,研究小组使用了光遗传学,一种病毒工程技术,使他们能够通过在大脑中发光而有效地关闭精确的大脑通路。研究人员关闭了mPFC中与伏隔核(大脑中的一个重要奖励区域)通讯的细胞的活动,并发现危险的杠杆压的次数增加了。

相关塑性改变在腹内侧前额叶皮质(Vmpfc)→伏隔核壳(NACS)通路。

尽管有休克的风险,关闭这条线路恢复了对酒精的依赖。这增加了一种可能,vmPFCNACS相互作用,即酒精使用障碍可能源于这一途径中的某种形式的功能障碍。这些发现提高了我们对可能是强迫性饮酒的基础的神经回路的理解。

 “目前的治疗方法对AUD还不够有效,在寻求治疗的一年内,几乎有一半的人因患AUD复发而接受治疗。一旦科学家们确切地了解了患有AUD的人大脑中的布线与没有这种疾病的人是如何不同的,就可以开发出更有效的治疗方法。

文章参考:Lindsay R. Halladay, Adrina Kocharian, Patrick T. Piantadosi, Michael E. Authement, Abby G. Lieberman, Nathen A. Spitz, Kendall Coden, Lucas R. Glover, Vincent D. Costa, Veronica A. Alvarez, Andrew Holmes. Prefrontal regulation of punished ethanol self-administrationBiological Psychiatry, 2019; DOI: 10.1016/j.biopsych.2019.10.030

作者:Viho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8)
#插入话题
  1. 2022-06-24 sunylz
  2. 2021-08-09 1e14b412m40(暂无匿称)

    写的很好,谢谢分享

    0

  3. 2021-07-29 1def62fbm10(暂无匿称)

    很好,感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JAMA:减重手术可增加酒精使用障碍

  以往常有媒体报道减重手术可能增加酒精使用障碍(AUD)风险,但是缺乏严谨的科学研究加以证实。2012年6月20日《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在线发表的一篇文章表明,减重手术后2年AUD发生率较术前及术前1年增加,且与性别、年轻、术前情况(吸烟、饮酒量、AUD、娱乐性药物使用以及归属感低下)和接受Roux-en-Y 胃旁路手术相关。   该项前瞻性队列研究(减重手术纵向评估-2)2006~2

JAMA Intern Med:加巴喷丁用于治疗酒精使用障碍

加巴喷丁对酒精使用障碍患者具有积极作用

Hepatology:酒精使用障碍和酒精性肝硬化,竟能使用粪便微生物群移植进行治疗?

酒桌文化在人类历史中源远流长,酒精也是目前使用最广泛的精神活性物质。据世卫组织统计,目前全球饮酒人数约有23亿,而其中约有2.37亿男性和4600万女性罹患有酒精使用障碍(AUD),其表现为对酒精作用

酗酒成瘾新疗法!FDA重新启动针对AD04研究性新药申请的审核

酒精使用障碍(AUD)是一种精神障碍,具有多病因的慢性疾病,与多种的躯体和精神后遗症有关。耐受、戒断、饮酒行为的控制力受损以及不顾不良后果而持续饮酒是酒精依赖的一些重要常见特征。

Dev Cogn Neurosci: 青少年酒精使用障碍与大麻使用障碍症状与神经预测误差信号和对新奇事物的反应有关

该文献调查了强化处理过程中AUD症状水平对比CUD症状水平和RPE表现之间的关联,并提供了对青少年强化学习/决策背后的神经计算过程的作用的洞察力。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异丁司特减少酗酒和酒精诱发的神经激活

IBUD减少大脑中对酒精提示的奖赏反应,从而减少大量饮酒

拓展阅读

专家讲堂 | 崔永华教授:儿童少年强迫障碍的病因及病理机制研究

强迫症(OCD)影响了大约2%的普通人群,影响了0.25%~4%的儿童和青少年,至少50%首次诊断的患者经历了持续到成年的慢性症状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