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近3万人队列研究:要常回家看看不是空话!独居老人CVD风险升高60%!

2022-05-07 LILYMED MedSci原创

 BMC Med:面对面和非面对面社会隔离与全因和病因特定死亡率的关联:广州生物样本库队列研究的13年随访

社会孤立被定义为“个人在社会上缺乏归属感,缺乏与他人的接触,社会接触很少,缺乏充实和高质量关系的一种状态”。研究表明,它与更高的心脏病和中风风险、痴呆风险和死亡风险有关。尽管其对死亡率的不利影响相当或大于一些公认的危险因素,但其受到的关注较少。社会孤立在老年人中日益流行。例如,美国的患病率为24%,北美为10 - 43%,印度为20%,中国为33.1%。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 -19)大流行期间,“社交距离”措施加剧了原有的社会隔离。美国退休人员协会报告称,2017年,美国50岁以上的成年人中有14%处于社会隔离状态,2020年大流行以来百分比达到61%。当时面对面接触受到严格限制,非面对面接触(即通常通过电话和信件,或最近通过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成为社交互动的主要形式。然而,面对面和非面对面接触与死亡率的关系在以往的研究中还没有明确界定和区分。

一项meta分析纳入了截至2014年发表的70项前瞻性研究,结果显示,与社会孤立和孤独相关的死亡风险高出29%,另一项meta分析纳入了截至2015年的91项研究,结果显示,与较低的社会接触频率水平相关的死亡风险增加了13%。但上述两篇荟萃分析论文中没有一项研究分别报告了面对面和非面对面的接触。因此,在广州生物样本库队列研究(GBCS)中,本研究调查了2003-2008年招募的30430名参与者的面对面和非面对面社会隔离与全因和病因特定死亡率的前瞻性关联,这些参与者具有截至2019年12月的全因和病因特异性死亡率随访数据。

在平均随访13.2年(标准偏差= 2.8)年中,396466人年,30430名参与者,排除了375名因未知生命状态而失去随访的人。研究还排除了头2年内发生的244例死亡。然后,在CVD和癌症死亡率的分析中分别排除了2688例自我报告的CVD和571例自我报告的癌症。在全部和其他原因分析中包含的29811名参与者中,截至2019年12月,发生了4933例死亡,其中1340例是其他原因。在进行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分析的27123名参与者中,发生了1565例死亡,在29240名癌症死亡率分析参与者中,发生了1662例死亡(图1、图2)。

那些被社会孤立的人(即,在所有群体中接触较少)年龄较大,而健康状况良好/非常好的人较少。更多的男子与非同居者和俱乐部/组织隔离开来。与同居者和非同居者面对面接触的社会隔离与较低的SEP(较低的教育,体力劳动和家庭收入较低),吸烟和饮酒更多以及身体活动增加有关。非面对面接触和俱乐部/组织接触较少的参与者表现出类似的模式,但身体活动较少。此外,社交接触较少的人具有较高的PSS-14(压力水平)和较低的DWRT(认知功能)分数。

图3 和​4显示四种类型的社会孤立的最小调整HR和完全调整的HR,95%CI,全因和病因特异性死亡率。在图3中,与≥3次共同居民接触的参与者相比,独居的参与者的全因(调整风险比(AHR)= 1.24;95%CI 1.04至1.49,趋势<P为0.001)和CVD(1.61;1.20-2.03,趋势P = 0.001)死亡率的风险更高。与≥1次/月非同居接触的人相比,没有这种接触的人具有更高的全因(1.60;1.20-2.00,趋势P = 0.008)和CVD(1.91;1.20-2.62,趋势P = 0.008)死亡率的风险。在没有电话/邮件联系的参与者中,相应的AHR(95%CI,趋势P)为1.27(1.14-1.42,<0.001)和1.30(1.08-1.56,0.009)。在图4中,没有发现所有四种类型的隔离与癌症死亡率的关联,但“<3人”与面对面接触的共同居民(1.23;1.01-1.50,趋势P = 0.026)和“<1次/月”与非共同居民(1.24;1.07-1.45,趋势P = 0.003)的面对面接触与更高的其他原因死亡率相关。没有电话/邮件接触也与较高的其他原因死亡率相关(1.37,1.12-1.67,趋势P = 0.006)。此外,一个综合社会孤立评分的增加与全因,CVD和其他原因死亡的风险分别增加9%,9%和12%相关,PERM显示18%,36%和20%的风险由13个因素解释。然而,与俱乐部/组织接触隔离与上述死亡率无关。

本研究首先在一项长期的前瞻性研究(随访约13年)中,显示了面对面和非面对面隔离以及综合隔离评分与全因、心血管疾病和其他原因(不包括癌症)死亡率的正相关。只有18-36%的额外风险可归因于已知的风险因素,如SEP、生物学和行为因素。俱乐部/组织接触(< 1 次/月与≥ 1 次/月)与全因死亡率和特定死因死亡率没有关联。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在没有精心设计的干预措施试验以减少社会孤立(以死亡率为结局)的情况下,本研究结果表明,面对面和非面对面隔离的人都需要更多的特别关注和随访。本研究结果,如果为因果关系,则强调了政策的重要性,以测试不仅增加面对面接触而且增加非面对面接触的有效方式,以促进身心健康。

 

原文来源:

Wang J, Zhang WS, Jiang CQ, et al. Associations of face-to-face and non-face-to-face social isolation with all-cause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13-year follow-up of the Guangzhou Biobank Cohort study. BMC Med. 2022;20(1):178. Published 2022 May 2. doi:10.1186/s12916-022-02368-3

作者:LILYMED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